摘要:曾经风光一时的网络大电影这两年内卷严重,行业期盼的“出圈”现象并没有出现。”导演郭靖宇透露,自己曾经在2018年拍摄了一部网络大电影,“成本很低,但票房分账4000多万元。龚宇说,虽然资本的无序扩张,给行业带来混乱,“但合理的资本介入,对于网络大电影的发展能起到积极促进的作用。

曾经风光一时的网络大电影这两年内卷严重,行业期盼的“出圈”现象并没有出现。昨天上午,在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“攀登网络文艺创作高峰·网络电影破冰之路主题论坛”上,多位行业人士和一线制作人一起,为网络电影的未来发展把脉问诊。

爱奇艺CEO龚宇透露,以前,网络大电影的票房分账主要来自于网络会员费的分成。这几年,会员数量增长停滞,网络大电影需要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,让行业有新的增长点。

爱奇艺副总裁宋佳认为,网络大电影的“单片收费模式”是未来的发展趋势。尤其是对于头部网络电影来说,“能够很好地体现作品的价值。”

优酷网络电影中心总经理谷芳芳透露,今年以来,票房破千万的网络电影只有30部,出现了显性的下降。在内容方面,低质量的内卷,导致单片的平均体量下降,但内容和制作上乘的网络大电影,反而有了更多的关注度。谷芳芳说,在宣传方面,营销越来越使不上劲儿,“引流效应在下降,海报、物料等的同质化,不再吸引网友的注意。对于长尾票房的拉动力也在减弱。”

“淘梦”创始人阴超透露,目前大制作的网络电影,成本高达两三千万元,跟普通的院线电影已经很接近,而票房分账依然停留在几年前几千万元的水平,网络大电影这几年并没有迎来“破圈”。

“奇树有鱼”CEO董冠杰说,2017年以前是网络大电影的红利期,但最近五年,“压力真的很大”,尤其是这两年,随着网络大电影的制作越来越精良,而红利期逐渐褪去,“对于降本,我自己没有好的办法;在增效上,我的策略就是跟着平台的战略走。”

导演郭靖宇透露,自己曾经在2018年拍摄了一部网络大电影,“成本很低,但票房分账4000多万元。这害了好多兄弟,很多人看到我挣了钱,一闭眼就冲进了网络大电影的赛道。”

郭靖宇认为,网络大电影要想在发展上破圈,首先是资本跟得上;其次是要对IP进行系列化开发,“IP的养成,是网络电影优于院线电影的地方”。最后是行业需要输入新鲜血液,有更多新人加入。

龚宇说,虽然资本的无序扩张,给行业带来混乱,“但合理的资本介入,对于网络大电影的发展能起到积极促进的作用。资本也是一剂强心针,通过规范运用,能让行业的发展更加健康。”全国每年艺术院校毕业的学生有几万人,院线电影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多人才,“网络大电影制作成本低,空间巨大,可以吸纳这些新鲜血液加入,给行业带来创新和活力。”

演员李东学也是《浴血无名川》的投资人之一,他以自己的经验为例,认为拍摄一部好的网络大电影,要在剧本打造、拍摄时试错、筹备等方面把好关,争取拍出真正优秀的作品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