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庭审中,高某表示,自己也曾吸食过“笑气”,并表示“没有副作用,觉得对身体无害。庭审中,公诉人特别提到,就在本案的审查期间,本市的静安区就出现了一例因为吸食“笑气”最后导致死亡的案例。对话被告人:疫情期间“上家”找人夹带“笑气”庭审结束后,记者和被告人高某进行了对话。

“之前送货知道‘笑气’了之后也想赚点外快,就在网上搜,后面自己开始卖……”曾在货运平台当司机的“85后”男子高某,在送货的过程中接触到了“笑气”(一氧化二氮),为了“赚外快”,自己也投入了经营,从2021年11月至2022年5月案发,销售金额已达人民币40余万元。日前,松江区人民检察院以非法经营罪对高某提起公诉。(详见:《利用“闪送”“跑腿”送货,男子非法贩卖“笑气”案今日开庭》)

8月17日上午,松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非法经营“笑气”案件,并将择日宣判。

庭审中,高某称自己也曾吸食“笑气”,并坚称“感觉对身体完全没有伤害”。庭审结束后,高某在与记者对话时也表示“觉得吸完很提神,和抽烟、喝咖啡没什么区别”。可是,吸食“笑气”,真的如高某所说的那样“无害”吗?

“笑气”对身体无害?上海一吸食者死亡-ManBetX注册登录·(中国)

“吸‘笑气’无害”?已有致死案例

公诉机关依法查明,2021年11月至2022年5月,高某在无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,以转售牟利为目的,从薛某等人处购入危险化学品一氧化二氮(俗称“笑气”),后通过微信等方式联系买家出售。至案发,累计销售金额达人民币40余万元,获利约8万元。

2022年5月,高某被公安人员抓获,并在其停放于暂住小区的机动车内查获13个未使用的银色小瓶,经检验,含有一氧化二氮成分。

庭审中,高某表示,自己也曾吸食过“笑气”,并表示“没有副作用,觉得对身体无害。”

对此,公诉人在庭审中表示,被告人高某非法经营的“笑气”,是一种无色有甜味的气体,严格控制下,通常被用于食品加工行业,但是,近些年在酒店、酒吧、夜店等娱乐场所也出现了非法销售和吸食“笑气”的行为。而长期吸食“笑气”,会对人体的健康造成危害。

事实上,“笑气”极具成瘾性和危害性,长期大量吸食会影响人体代谢,进而导致神经损伤,甚至会致残或因缺氧而导致窒息死亡。

庭审中,公诉人特别提到,就在本案的审查期间,本市的静安区就出现了一例因为吸食“笑气”最后导致死亡的案例。

“笑气”对身体无害?上海一吸食者死亡-ManBetX注册登录·(中国)

“对市场危害不大”?明确列明的危险化学品

公诉机关认为,高某违反国家规定,非法经营危险化学品,情节严重,其行为已触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规定,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,建议对被告人高某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九万元。

在庭审中,高某的辩护人提出,被告人高某经营的一氧化二氮(“笑气”)只是一般的危险化学品,并非重要的领域,认为对市场秩序所造成的危害并不大。

对此,公诉人表示,一氧化二氮是《危险化学品目录(2015版)》明确列明的危险化学品,而根据《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》,只要是危险化学品,不管是几类,都是限制买卖、限制经营的,所以,对于危险化学品的非法经营行为,具有同等的社会危害性。

公诉人还提到,被告人高某在上海疫情期间,仍然在明知“笑气”危害性的情况下,持续经营,占用有限的疫情期间的社会资源,非法买卖一氧化二氮,其行为具有较高的社会危险性。

根据高某此前供述,4月1日之前,从上家进购“笑气”的价格是每箱280至350元,出售的价格则是每箱400至500元。而根据其他买家的陈述和支付记录,在疫情期间,售价甚至达到了600元至700元一箱。

“笑气”对身体无害?上海一吸食者死亡-ManBetX注册登录·(中国)

对话被告人:疫情期间“上家”找人夹带“笑气”

庭审结束后,记者和被告人高某进行了对话。

记者:最初是怎么接触到“笑气”的?

高某:是在自己工作的货运平台接触到的,当时只是拉货。卖家的人,发需求到平台上面,就发现了这个东西。因为送过去之后,客户会问你有没有(“笑气”)什么的,然后就这样接触到了。

因为后面也想要赚一点外快,自然而然地就在网购平台和论坛上面找相关的信息,就能找到这类发货人。

记者:你自己也吸食过?

高某:对,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伤害性不强,感觉其实没有什么,就跟抽烟、喝咖啡提神一样的。

记者:这个东西大概是什么样子的?

高某:小小的一个瓶子,(吸的时候)装到另一个瓶子里面,要么可以打进气球里面,要么直接对着嘴巴里面。

记者:疫情期间你为什么还能拿货、发货?

高某:因为那时候那个人(上家,供货源)问我“你要不要,要的话价格贵一点”,我说你能送过来的话你给我发吧。因为价格提高了,所以拿得也很少,就拿了一二十个,我记得它里面装了很多菜,是属于混在保供物资里面,然后再放在门口。

记者:相当于找了那种送保供物资的人帮你们夹带来送?

高某:对,但是加的钱蛮多的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本案尚在审理过程中,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将择日宣判。